【信邦】戛然而止(全一篇 ,已完)

第三人称视角,微虐。

“要不要出去转转。”
今天韩先生又来医院了。
他大约每周来两三次,穿着西装,系着领带,提着慰问品,很正式的样子。
我不止一次为自己那个时段在前台值班这件事感到庆幸,因为韩先生进来的时候总会向我打招呼。他长得很帅气,唇角浅浅上扬就是一个标准的杂志封面笑容,对人的态度也很温柔。总有同事向我提出换班的要求,基本上都被我拒绝了,这样好的机会我才不会让给他人——即使是搭个话。
既然说到了韩先生,不得不说他来探望的人了。
他叫刘邦,从进入这个医院起,已经睡了三年了。
车祸,或者坠楼,原因不得而知。但刘先生入院时状况非常不好,那时候我还不是这里的护士,只听得护士长隐约提起过那时候的事,心率几乎停...

2017-08-22

【信邦】候鸟(2)

2
他那时候已经是个出名的将军了。
刘邦也是在那时候发现他怕冷。
刘邦向来不愿意在冬天出门,这是没有湖泊和海洋的大平原,树林少,薄薄的一层草皮也早在秋天就失去了生机;风像刀子,随着季节的变化露了锋芒,穿过层层的盔甲,刺得每一个士兵的骨头生疼。
他嘴上说着和士兵共同待遇,可马背的鞍鞯上嵌的薄薄一层毛毡,盔甲内层的棉衣里穿的贴身的厚实棉袄,帐内榻上毛茸茸的大氅,在不留痕迹的保暖的同时,也给他套上了不畏严寒的光环。
他在帐中藏了炭火,借着夜谈的名义留了张良和萧何在帐中偷偷取暖。炭不多,也不能露出火光,他们三人就围成小小一个圈,外面用毯子环上,三人那时候年龄不算大,也在一起待久了,彼此间没有什么顾忌,就靠在一起...

2017-08-07

【信邦】候鸟(1)

0
    “军师可知道这是什么?”
    “这是候鸟啊,”
    “活不过冬的。”
1
    “萧何呢……”
    “萧何!”
    他黑着脸听士兵来报说萧何已经追出了城,只觉得太阳穴处跳的厉害。他向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带走了自己一大助力,令他恼火得紧。来报的士兵若不是撤得快,怕是早就成了出气筒,刘邦这脾气可是军中人人皆知,只要不是对外,平日里就是个火药桶,一点就炸。你偏偏还骂不过他,那张嘴可...

2017-07-30
1 / 2

© 戎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